会员书架
首页 > 网游竞技 > 贤者的纹章 > 第四十一章 妒

第四十一章 妒

目录
最新网游竞技小说: 吞噬星空:开局光之巨人我一个山贼,抢点美女玩家怎么了海洋求生,开局忽悠女明星做女友你一个法师,物攻爆炸什么鬼末世:开局豢养少女丧尸史前求生:从驯服三角龙开始篮坛传奇巨星:巅峰之路开局领先一个天赋怎么输网游:转职剑仙,一剑破万道成为创世神,我打造系统一族怎么会有那么强的超能力全球穿越,我在塔防游戏里成神网游:我召唤的骷髅全是位面之子?幻光四王者:我就一替补,首发们都慌啥网游:失落神明已上线NBA开局和库里组成新水花兄弟战意无双系统斗罗:武魂锤石,无限叠加被动NBA:开局力量拉满强化版乔丹

榭拉出了房间没有多远,脚步便放缓下来。

淑娜的事情已经不想多想,甚至完全放在了一旁,但是有一样东西却是榭拉想忘也忘不掉的,那就是对于另一位少女荷香的嫉妒。

与淑娜的谈话好像打开了少女心中的某个阀门,被释放的感情再也无法回到原样。此刻少女心中猛烈燃烧着的,是妒火。

想要立刻就到那个人身边去,只有这样才能遏制心中的这份嫉妒,或许去了之后会见到更加令她妒火中烧的场面,但还是不得不去。

可是不能就这样去,不能让那个人看见这个因为嫉妒而扭曲了的自己。

明明胸中涌动的是如此激烈的感情,思绪却不可思议的没有受到影响,这难道就是所谓的天份吗?

榭拉并没有多想,现今最重要的事是为去见艾书做好准备。虽然不甘心,但只好让荷香和艾书再多相处一会儿了。

……

然后是过了多久呢?当榭拉只身来到艾书住处的门外,时间已经很晚很晚了。

此时的榭拉,表面上看又恢复了平时那个温婉的少女,但那仅仅是表面上,少女心中的妒火比起之前没有丝毫的冷却。

而榭拉所谓的准备,就是利用之前的时间,让她自己适应心中的那份嫉妒,使之不会影响到表情,声音等外在表现,为此榭拉一个人对着镜子练习好长世界,直到有把握在更嫉妒的情况下也不会表露分毫之后,榭拉才动身来找艾书。

尽管时间已经很晚了,但榭拉并没有考虑过第二天再来的选项,她已经无法忍耐的想见艾书了,她怎能忍耐艾书可能与荷香共渡一夜?

所以榭拉来了,只凭着某次与艾书闲聊的记忆,找到了艾书的住处,怀着些许忐忑的心绪,少女轻轻的敲了敲门。

“请问,这里是艾书的住所吗?”说实话,榭拉的内心有一个担心,她一直觉得艾书有着可以大概感受他人情绪的能力,那并非单纯察言观se的经验,而是类似第六感一样的感觉。如果真是那样,那么榭拉的这种表面上的伪装就变得毫无作用。

没有人回应,但门也没有关着,榭拉就顺势走进屋里。

“艾书,你在吗?”

魔导灯光照亮的屋子并没有很大,才一进门,榭拉就看见了思念的男子和嫉妒的女孩。两人隔着客桌坐着,就那么进入了梦乡。

从榭拉的角度看,荷香正背对着她,而艾书则刚好面对着他。荷香双手趴在桌上,而艾书则和平时坐着的时候没有什么两样,只是低垂着头。

见到两人已经进入了梦乡,榭拉丝毫没有叫醒两人的意思。或者说这样才好。

榭拉小心翼翼的将荷香移动到不远处艾书的床上,尽管胸中对于少女的感情堪称险恶,但榭拉并没有伤害她的打算。准确的说是在完全的把握之前,榭拉不会有伤害她的行为。榭拉不会冒丝毫会被艾书发现的风险。

老实说榭拉也没有想到自己可以忍耐的了,明明这强烈到极点的嫉妒,就算将理智完全替代也不会奇怪,但奇怪的是榭拉的理智没有丝毫受到影响,反而更清晰了也说不定,这样的话,这份嫉妒,即使再加三倍量,榭拉有信心保持理智。这或许就是淑娜所说的‘嫉妒的天赋’?

抱着荷香移动的时候,榭拉明显的感受到了对方那种柔弱,惹人怜爱的气质,连同xing的她也不得不承认,更不用说艾书了,那挂着安心笑容的睡颜,究竟是做着怎样的美梦呢?一定梦到艾书了吧,想到这里,榭拉不由得更加嫉妒了。

走到刚才荷香的位置坐下,榭拉以两手支住下颚的姿势观察起艾书来。

这是榭拉头一次目睹艾书的睡颜,就算是平时有些高深莫测的艾书,在睡着了以后,也是一样毫无防备的样子,像个孩子一样呢,有点可爱。

怀着这样的感想,榭拉的胸中涌起了阵阵柔情,退却了层层妒火。

果然只有艾书才能胜过这份嫉妒吗?榭拉有些甜蜜的想着,双颊不由得变得绯红。

这么没有防备的样子,不是在诱惑我吗?不过,既然已经确定了‘关系’,这么做也不算过分吧?

这么想着,榭拉悄然起身,爬上了客桌,悄然无声的向艾书毫无防备的身姿靠近着。

一只手撑在桌子的边沿,一只手将可能触碰到艾书的秀发捋过。榭拉缓缓向艾书的双唇靠近。

没有办法这么接近的看着艾书,榭拉只好闭上双眼,但视觉的失去,让剩下的距离变得未知的遥远,每移动分毫都怀疑为什么没有接触,担心盲然间错开了方向,却又不敢睁开眼睛。

终于,双唇相触,甜蜜的狂喜从红唇流充至全身,混合着偷情般的刺激,让榭拉阵阵的发软。支立着的身体也不住的颤抖起来,但榭拉依旧竭力让自己的双唇保持稳定,害怕一丁点的异动都有可能惊醒艾书。

全身的血液都好像流向了头部,让榭拉简直没有办法思考,明明连那么激烈的嫉妒也办法影响她的思考的。

终于,在榭拉感觉近似永恒的一吻结束了。缩回身子,榭拉双手后撑着瘫软的身子,平复着甜蜜而激越的情绪,隔了一会儿才好像想起自己没有呼吸,但又害怕粗重的呼吸会让艾书觉醒,只好轻悄悄的吸起气来。之后才睁开眼,看到艾书和之前一样的睡姿,才完全放松下来。

但忽然间,或许是错觉,榭拉回想起刚才与艾书轻吻时,隐约在艾书身上间闻到了荷香的香味,甚至艾书的唇上,好像也残留着荷香的味道。

榭拉不禁想起荷香今天刚刚对艾书表白的事实。

两个人拥抱了吗?两个人接吻了吧?

艾书对荷香是如何看待的呢?毕竟都留了对方过夜。

以刚才的从艾书那里得来的甜蜜为燃料,更超以往任何一次的妒火席卷而回。

榭拉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若是再一次的亲吻艾书,大概可以再次压抑这份嫉妒吧,但之后更可能燃起更烈的嫉妒,如此反复的话,不就是恶劣到极点的循环了吗。

就在榭拉不知该如何对待心中的嫉妒之时,一个她从未听过的声音在屋里响起。

“真是纯粹的妒念啊,吾有兴趣了。”

目录
欧洲新征途不凡家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