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书架
首页 > 军史穿越 > 神武太医俏女帝 > 第563章 水匪

第563章 水匪

目录
最新军史穿越小说: 我的老板是崇祯大唐:睡猛了,把自己睡到大唐了穿越牧场物语:矿石镇的伙伴生在乱世,活在深山梁山不老安陵容之狐狸未成精,纯属太年轻大秦:天崩开局,横推西域诸天:从大唐贞观开始灌篮高手之我是樱木海贼:混在草帽团的神水浒之风云录不良人之为了变强我进入兵神怪坛魂穿落魄书生,逆袭最强皇夫综影视之女主总是在救人霍格沃茨与非典型巫师从弗雷尔卓德开始刷好感度就变强综影视之林夏的穿越之旅奥特:O50圆环之初穿越安陵容奋斗成太后我在综漫当恋爱游戏女主

船老大打量萧云四人一番,问道:“你们是祖孙一家人吧”

萧云说道:“是的,我们是采药的,想到北面去看看。”

船老大看向身后的马匹,问道:“你们的马不怕水吧”

有些马上了船会怕,受惊之后跳进江里的不少,所以汉子才这样问。

“不会,这三匹马跟着我们许久了。”

萧云摸了摸战马的脖子,船老大点头道:“二两银子!不讲价!”

蛛赢微微皱眉,显然对这个价钱不满意:“二两二两够买两坛好酒了。”

船老大嘿嘿笑道:“老人家,您老想用酒坛子渡江吗”

萧云从身上摸出一块银子递上,船老大收了,笑道:“还是年轻人爽快,上船吧。”

除了这个船老大,船上还有四个男子,都是健壮身材。

渔船可以一个人操作,大船不行,得有人掌舵、有人划船,遇到危险,还得有人搭把手。

两个男子跳下来,替阿朱、蛛赢牵马,萧云自己牵马,白芷跟在身后上船。

战马没见过这么大的江水,有些畏惧,不肯上去。

船老大吩咐道:“把马眼蒙上,还是怕。”

找了布条,蒙上战马的眼睛,这才慢慢拉上船。

白芷迈着小短腿跳上船,一头撞在船老大身上,船老大低头看了看,扶着白芷上去。

“好了,到了船上别乱动,特别是别让战马乱动。”

船老大吩咐完毕,两个健壮的男子用竹竿用力撑开,大船缓缓漂入江面。

江流很急,大船没有直接往对岸划去,而是往下游漂,慢慢靠向对岸。

遇到急流时,不能对抗江流,必须借助江流的水力,所以船走的是一条斜线。

“你们是齐国人吗”

船老大站在船头问道,萧云说道:“也是也不是。”

后面两个撑船的男子听着,同时笑了一笑。

“啥意思”

船老大很好奇,萧云说道:“我们在齐国的南边,紧挨着南疆,我们算半个齐国人、半个南疆人。”

船老大看向阿朱、蛛赢,点头道:“难怪,我觉得你像齐国人,他们两个像南疆人,原来如此。”

除了船老大,船上还有四个男子,个个长着横肉。

船到江心时,划船的两个男子突然放下船桨,从船舱里提着几把刀出来。

“老大。”

一把锋利的鱼刀递给船老大,船老大接了,脸皮笑了笑,说道:“几位,今天你们运气不好,钱交出来,我给你们一个痛快。”

鱼刀指着阿朱、白芷说道:“这两个我可以留着,你们两个得死。”

话说得很干脆,其他四个男子冷冷看着萧云。

一行人只有萧云一个男子,蛛赢六十多了,满头白发,白芷是个孩子,阿朱是个女子。

“哦你们是水匪啊”

萧云装作微微诧异,船老大笑了笑,说道:“也不是水匪,我们偶尔做点没本钱的买卖。”

萧云点头,了然道:“明白了,明面上做些摆渡的生意遮掩,暗地里杀人劫财。”

船老大也不生气,笑道:“明白得太晚了,我给你个痛快。”

提着鱼刀,船老大两步冲到萧云身前,然后跪倒在船上,鱼刀落下,萧云伸手接住,其他四个男子吃了一惊,提着刀同时杀向萧云。

四枚飞针激射而出,四个男子同时倒在船上,身体动不了。

船老大脸贴在甲板上,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感觉身体软了,动不了。

白芷歪头看着船老大,嘻嘻笑道:“怎么样,是不是感觉身体软绵绵的你中毒了,笨蛋!”

“那个渔夫也是你们的同伙吧他现在已经死了,我下毒了。”

“就你这蠢样,还当水匪,该死。”

刚才上船的时候,白芷撞了船老大一下,毒粉就是那时候下的。

“小小水匪,也想打我们的主意。”

蛛赢也觉得好笑,遇到了一伙蠢贼。

“饶...”

船老大用力说话,但是说不出来,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师父,丢江里吧。”

白芷狠狠踢了船老大一脚。

“那两个划船,给他们解药,让他们划船,这个...丢江里喂鱼吧。”

白芷走到刚才两个划船的男子身边,每个人鼻子里塞了点药粉,两人同时打了个喷嚏,猛地爬起来,惊恐地看着萧云。

“想死可以投江,半个时辰内毒发必死。”

萧云冷冷起身,把船老大丢进江里。

两个男子确实打算跳进江里,他们水性好,能逃走,但是萧云说会毒发,他们犹豫了。

“划船到对岸,饶你们不死,但是以后不许再做水匪。”

萧云一边说着,一边把其他两个男子丢进江里。

阿朱和蛛赢盯着剩下两个男子,只要稍有异动,立即格杀。

两个男子犹豫了一会儿,默默拿起船桨划船。

船已经往下游漂了很远,两个男子用力划船,一个时辰后才在一片水流较缓的地方靠岸。

“牵马上岸。”

萧云骑着马下船,阿朱和蛛赢各自牵马,两个男子跪在甲板上磕头:“求给解药。”

萧云回头看了两人一眼,问道:“杀了多少人”

两男子支支吾吾不敢回答...

“到了阎王那里可以告我,说我言而无信。”

萧云下船,不给解药,两个男子眼巴巴看着萧云离去...

“怎么办”

“去找鬼医,快。”

两人撑开船,接着江流火速往下游漂去,没走多远,两人身子一晃,同时暴血而亡。

萧云上马,白芷跟着爬上马背,回望江心乱漂的船,骂道:“活该,杀了那么多人,还想解药,想屁吃。”

蛛赢嘿嘿一笑,说道:“往北是平庆城地界了,往西是白曲城,往西走吧。”

白芷问道:“师父,要不要看看平庆城,那里是长孙恭的治所。”

萧云想了想,说道:“不必,以后再说,往西吧。”

一行人缓缓往西而行。

...

安北城。

谢骡子进了独孤雁的房间,禀道:“大司马,萧云离开了望南郡。”

独孤雁放下手中玉如意,缓缓起身,问道:“去哪里了”

谢骡子摇头:“两批人跟踪,都死了,很怪...”

独孤雁没有骂谢骡子废物,因为谢骡子是马奢的人,不归他管束。

谢骡子替独孤雁做事,向独孤雁禀报,这是马奢给面子。

“怪”

独孤雁想知道什么叫怪

谢骡子说道:“第一批人被同时斩首,不像萧云的手段;第二批人死得更怪,这么热的天,居然成了干尸,血被吸干了。”

独孤雁吃了一惊,追问道:“干尸怎么可能”

干尸只有在西北干旱之地才会形成,这里雨水充沛,加上天热,尸体只会腐烂膨胀。

目录
不灭法君遇见你,是这一辈子最幸福的事情苍域世界天之陨落
返回顶部